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经礼艺养正教育网 首页 资讯 教师心语 查看内容

哥哥,我来陪陪你

2012-7-4 17:21| 发布者: yzjyadmin| 查看: 935| 评论: 0|原作者: 书僮妈妈

摘要: 很久以前曾经看过一个故事,令我觉得很有趣。一个三岁的小男孩小华去邻居小明家玩,很晚才回家,被等得生气的父亲训责他:“你去小明家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小华说:“小明最心爱的玩具火车摔坏了,他就哭了。”“喔 ...

 

       很久以前曾经看过一个故事,令我觉得很有趣。一个三岁的小男孩小华去邻居小明家玩,很晚才回家,被等得生气的父亲训责他:“你去小明家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小华说:“小明最心爱的玩具火车摔坏了,他就哭了。”“喔,那你在帮他修理,所以回来晚了?”“不是,我在陪他哭。”当时这个故事给我的感悟是:孩子的思维角度是很不同与大人的。我们成人往往习惯以自己的主观喜爱帮人解决实际问题,认为这就是真正的帮助关心。其实人有时情绪低落,并不一定真的需要帮助解决处理,只要陪陪他,体贴一下他的心情,他就有被理解的温暖,然后当自己情绪恢复时,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因为每个人都有调整处理的能力。

        无独有偶,本周末,我居然有幸体验故事的真实版。

        每到周末下午,总有个别心思细腻的孩子看到别的小朋友被家长接走时就会触景伤情,我应该安慰他还是应当随顺他呢?做为母亲的天性我很想抱起他安慰他,但其他孩子若全都依此效仿我又怕场面失控。我不知道怎么处理方式才是最有智慧的,每当遇到问题我不由想起柳老师说过的一句话:“我只能做当下自己本分能力范围应该做的事情。”中庸之道是什么呢?何为人性的体贴,太过亲近则让孩子觉得没有距离,太严厉则让孩子不服气或敬畏生疏。这个尺度一直是我很难拿捏的。这时我一般就会想想柳老师是怎么体贴孩子的心,如果是她面对这种情况,她会怎么做呢?

       这时,正在我身边玩画画写字的小浛菲突然很温柔地说了一句:“毓源哥哥哭了,我要去陪陪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毓源独自坐在桌上轻轻哭泣起来了。)于是熙琳和她一起走到毓源身后,左右围着他,小浛菲说:“哥哥,别哭了,我来陪陪你吧。”那个场面让我的心柔软感动,她没有讲任何的道理,她没有任何的道具,简简单单,自然而然,那一天,浛菲以这种没有功利心发乎天性的做法给了我一个启示:永远不要被过去的经验和所知所见障碍自己的心性,而应该从当下出发。尤如王教授所说的: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该怎么教就怎么教,你就是一个有德的人。正尤如慈悲的阿弥陀佛见到人受害,他不会去先去思考这个人性情如何,他怎么受伤的,该不该帮,如果帮了以后会不会好心做坏事,助长了他的坏习气。而是当下先为他包扎伤口。法无定法,道不远人。我想这就是活在当下,从良知而行。恻隐之心,人之常情,当象孩子学习,从人性出发,何必那么复杂思考或阐述一堆理论,岂不庸人自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