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经礼艺养正教育网 首页 资讯 教育新闻 查看内容

留学生刺母事件调查:折射青少年心理隐忧

2012-6-2 16:35| 发布者: 张国强| 查看: 1128| 评论: 0

摘要: (新华调查)“留学生刺母”事件调查:折射青少年心理隐忧新华网上海4月12日电(记者俞菀、李烁)一位高高兴兴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迎接儿子的母亲被连刺数刀,倒在了血泊之中。伤害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刚从日本回来的留 ...

(新华调查)“留学生刺母”事件调查:折射青少年心理隐忧

新华网上海4月12日电(记者俞菀、李烁)一位高高兴兴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迎接儿子的母亲被连刺数刀,倒在了血泊之中。伤害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刚从日本回来的留学生儿子。当警察及时赶到,冰冷的手铐铐上了儿子的双手,母亲疼痛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一颗破碎的心。

最 近一段时间,伴随着这起“留学生刺母案”的发生,青少年心理问题再度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独处异乡、远离亲情,缺乏心理疏导和沟通……案件背后折射出一些 青少年“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的隐痛。案件中的旅日学生为何要用水果刀连刺母亲?他的内心究竟有着怎样的痛苦与挣扎?此案带给青少年心理教育怎样的启示?记 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母亲一句“没有钱”,逆子拔刀狠刺母

记 者从上海警方获悉,3月31日,“80后”上海青年汪某搭乘航班从日本起飞,于当晚八点半左右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航站楼。出站后不久,该留学生就与前来 接机的母亲顾某发生了激烈争执。争执时,汪某从日本带回的托运行李中拔出水果刀,向母亲连刺数刀,致其当场昏迷。案发后,民警迅速将汪某抓获,母亲顾某则 被送往浦东新区人民医院救治。目前,犯罪嫌疑人汪某已被机场警方刑事拘留。

汪某为何要把尖刀刺向母亲?上海机场警方发布消息称:母子俩因学费问题发生争执。在看守所的汪某则这样描述事发过程:“机场见面时,她说没有钱,甚至说‘不可能给你钱,要钱的话就只有一条命了’这种话,我脑子一下子一片空白,冲上去就用刀刺了她。”

在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医院的病房里,记者见到了被刺伤的顾女士,关于当时细节她已不愿再回忆,做完检查后便匆匆返回病房,一言不发地用白色被单蒙住了头。同 屋的病友告诉记者,时常听到顾女士偷偷哭泣,有时候她一夜都无法入眠。而顾女士的家属则说,儿子的刀不仅刺伤了顾女士的身体,更加刺痛了她的心。


“我们也感到非常着急和痛心,平时她对儿子很呵护的,大家都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顾女士的妹 夫说。据他介绍,顾女士的儿子汪某已经留学日本五年,每年花费都要几十万元。因为教育开销太大,不少学费都是向亲朋好友借的。“我姐姐花了很多钱和精力培 养儿子,自己却省吃俭用过得很简朴。”

记者了解到,汪某在读大学之前性格还是比较开朗的。高中毕业后他就去日本学习语言,并考上了当地的大学。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不喜欢跟别人交流,而是经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书、上网。“希望妈妈能脱离生命危险,然后我们还能继续维持母子关系。”看守所里的汪某说。

“刺母事件”凸显部分海外留学生心理危机

母 亲含辛茹苦,逆子拔刀相向,这起“留学生刺母案”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2009年毕业于日本名古屋大学的刘翰林告诉记者,发生这样的事情不仅是这位学生 个人与家庭的不幸,也给很多青少年及其家长敲响了警钟。刘翰林觉得,年轻人缺乏生活经验和自我调控能力,当内心的压抑长期得不到释放,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爆 发出来,后果就往往不堪设想。这一点,在一些孤身留学的海外学生身上表现得尤为典型。

刘 翰林之所以有这样的判断,与他的亲身经历密不可分。高中时,他就跟随父亲离开了上海,到日本东京的寄宿制中学就读。“父亲在一家化工企业上班,工作非常忙 碌,周末也很少有时间陪我。我在日本的学习生活都不习惯,感觉那里的社会文化氛围与我格格不入,后来因为一些事情被同学排挤,性格就变得孤僻起来,甚至患 上了轻度抑郁症。”好在后来刘翰林被母亲接回了国内,通过一定时间的治疗才得以恢复。

高中毕业后到澳大利亚卧龙港大学就读5年的郦孟在听闻此案后也唏嘘不已。他觉得此事应该引起更多的人对留学目的进行理智思考。

“说 到底这是一个志愿和目标的问题。有些孩子因为父母期望而并不情愿地去留学,或者只是高考落榜后的权宜之计,缺少规划就容易迷失方向,甚至误入迷途。”郦孟 说,“比如在卧龙港这个小镇,有个别不满18周岁的中国留学生在缺乏监护的情况下沾染恶习,钱用完了就编各种理由向父母要,荒废了学业。”

郦孟向记者坦言,每个青少年的人生中都必须经历一个努力克服困难的过程。“肯定会有很大的压力,关键还是要有一种责任和信念,如果能够挺过来,收获和成长会很多。案件里的那个留学生,我想还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但无论如何他伤了人,就得付出法律的代价。”

“留学低龄化”问题需重视

一些专家认为,随着海外教育市场的放开,当前我国青少年出现了“留学低龄化”的倾向,更容易引发问题。一般而言,送孩子留学不宜过早,需重视其抗压能力的培养。

上 海社会科学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长杨雄说:“有些小留学生GRE、托福考得好,但怎么与同学老师相处,怎么融入西方社会,心理上都没有做好准备,心理发展还不 够成熟。就连一些具备一定人生阅历的教授、博导去国外以后,也都会产生种种不适应,更不要说这些处在‘心理断乳期’的孩子们了。”

杨雄表示,完整的教育由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三方面因素叠加而成,无论哪一方面缺失,都会影响孩子的心理健康。“就家庭教育来说,现在的家长往往将‘分数’或‘名牌大学’作为衡量孩子是否成功的标准,忽视了对其人格塑造和心理养成的教育。”

同时,学校长期以来偏重应试教育,导致一些孩子只会死读书,独立生活的技能、克服困难的能力都比较差,更加不懂得身心和谐、自我情绪管理。学校‘分数’指挥棒的压力放大到了社会,下沉到了家庭,才使孩子的精神走向极端,几近崩溃,这值得我们反思。”

“至于社会教育方面,”杨雄说,“舆论宣传对留学成功与否的评价,对海归的地位有所夸大,也加大了留学生的心理预期,导致他们在海外生活或者回国后更加容易产生心理落差与失衡。”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谢斌表示,此案中留学生汪某是否存在精神疾病仍需等待司法鉴定结果出来后才能确定,但就已经披露的案情而言,这名学生可能存在调试心态、控制情绪等方面的心理障碍。

谢 斌认为,青少年阶段是培养社会交往与沟通能力的关键时期。如果这一时期缺乏系统教育和引导,把孩子一个人留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外,不利于他们的身心健康发 展。就算他们主观上希望努力融入当地群体,但在生活方式上、学习和娱乐关系的处理上都没有经验,容易产生挫败感和自我放弃。“许多学生都抱着‘功成名就’ 的期待,当他们发现国外的生活不适应,形成强大的心理落差时,就容易滋生各种心理问题,产生社会矛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回顶部